賣淫行业是一种种族歧视和仇恨妇女的犯罪行为

作者:Alice Lee, Suzanne Jay and Melissa Farley 他们袭击他人是以种族歧视为目标。两个中国妇女和四个韩国妇女被一个有种族歧视的白人作为大规模謀杀的目标 以至在亜特兰大的水疗中心遇害死亡。我们想知道的是:那些妇女是谁,誰又是杀人兇手?是什么原因迫使她们在亜特兰大的按摩妓院工作?她们有没有家人朋友为她们而傷疼?她们的子女又在那里? 我们知道以賣淫为生和在按摩妓院工作的妇女有百分之八十九都急于逃生。她们有没有计划下一星期和下一年的生活?而现在我们如何才能为她们的生命和死亡伸張正义? 我们两个都是亜洲人 当即就感觉到这谋杀动机所隐含的威胁。事实上每个亜州妇女都会成为被傷害的目标,只因我们是亜州人或妇女。在白人主义至高无上的推动下,又在冠狀病毒归咎于亜洲人的流言蜚语下,反亚州主义的情况加剧。即管在加拿大,政府需然已敦促各方面要友善和耐心。但在公共场所对亜洲妇女的暴力行为急剧增加。尤其是以年老妇女为目标。我们会被警告尽量避免出现在公园,车站等公共场所,这样一来我们的自由度都被大幅度的削弱了。 因为有性買主的付款,尽管在冠狀病毒流行下亚洲人的按摩妓院依然生意兴隆。种族歧视和轻视女性的行为在亜特兰大的妓院中急剧恶化。在那里的買性者除了不为公众所知又被地方政府部门保护。他们都認为亚洲女性尤其温顺更可以轻视的老化思想。可想而知在那种地方的妇女根本没有基本人身权利可言。反之那些買性者在受到保护还認为是在享受合法的服务。 亞特兰大和其他地方官员一样发牌给那些有贩賣人口组织的按摩妓院,对已存在的危机视而不見。(金色按摩,香气冶疗,和青春亜洲按摩)这三个地方都是贩賣亜洲妇女賣淫的塲所。金色按摩有因賣淫而被捕的历史,另两个按摩中心都位于性交易蓬勃发展的红灯区。在2006年,三藩市市長丞認那些有牌照的按摩院是販賣妇女賣淫的组织不断发展又不受任何惩罚的地方。那些拉皮条没收了妇女的护照耒控制她们的人身自由,又以高价的租金和食物耒强迫妇女賣淫耒抵债。 亜特兰大的政府应该将当地販賣妇女賣淫的按摩妓院查封,而不是对那些受害妇女进行拘捕。她们都是受害者应该受到保护,就好像那些性買主例如罗伯特.卡夫等在科威特受到保护一样。 全球的賣淫业助長了对亜洲妇女的非人对侍。当那些按摩妓院领有合法牌照的同时不只是有遗弃妇女的意义,更是传递一个訊息:就是亜洲妇女的自身权利,自由,人身安全和人格都低次于那些迫妇女賣淫的拉皮条和販賣妇女组织所𧹏的利润重要。 在未来的数天,公众会听到一个为一可以保护那些受害妇女的途径,就是对那些拉皮条的,妓院的老板们和那些性買顾主进行非刑事化。这是一个谎言,如果相信的话这样会导致对亜洲妇女致命的后果。不应该对那些谋杀和傷害我们的男人判以无罪。更不能纵容那些拉皮条,販賣妇女组织和性買主为所欲为。为保护那些受害妇女能够逃离被压迫和拘禁的环境,更需要杜绝所有种族岐視和賣淫行业。对那些害妇女提供的帮助和保护就应该与保护那些男人如伯特 亜伦 朗 一样。

Alice Lee 和 Suzanne Jay —-加拿大,温哥华,亚洲妇女争取平等组织 Melissa Farley—-美国,三藩市,娼妓研究和教育部门


This article was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English in Scheerpost.

17 views0 comments